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民微博 微信公众平台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高杨文谈开滦“四五”翻番
  所属栏目:开滦历史 2016-03-24 浏览次数:2735

高杨文谈开滦“四五”翻番

 

在1970年,正当“四人帮”闹得很凶,全国大部分煤矿处于停产和半停产状态时,开滦煤矿提出煤炭产量5年翻一番的目标。从此,10万开滦职工展开夺煤大战。经过日日夜夜的奋战,果然在1975年生产了2563万吨煤炭,实现了翻番的目标。

开滦提出翻番后,在煤炭系统无形中形成了“开滦翻一番,你们怎么办”的风向,于是全国许多煤矿也提出翻番,形成一种运动。翻番口号也影响到其它行业,当时鞍钢也提出翻番口号,军代表甚至公开表态,翻不了番,他就跳高炉。武钢的军代表说,武钢翻不了番,他就跳长江。后来,毛主席制止了鞍钢的翻番,所以翻番的风在冶金行业没有刮起来。但翻番热仍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

由于开滦翻番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而“文化大革命”中各单位都分成两派,开滦也不例外,军代表支持一派反对一派,派性很严重。受到支持的一派,打倒了许多老干部,形成两派严重对立的局面。粉碎“四人帮”后,拨乱反正,原先被打倒的一些同志自然对当权派不满,要求平反,并提出要对前一段工作作出评价,主要是对翻番的评价。

当时,开滦是全国产煤最多的矿务局,党中央、国务院都很重视开滦。开滦遭受唐山大地震的严重破坏,但很快恢复了生产,产量虽然减少了,但仍然是全国举足轻重的大矿。稳住开滦是当时国务院的要求,煤炭部自然不能掉以轻心。为了在地震后使开滦工作走上正轨,稳住开滦的形势,煤炭部派出了以副部长、党组副书记任志恒同志为首的工作组在开滦蹲点。工作组的同志详细了解了开滦的问题,提出评价和建议,也做了大量平反错案、恢复被打倒同志的职务的工作,希望大家向前看。但是,问题没有解决。一部分人对工作组有意见,甚至提出工作组执行的是没有某某的某某路线。这些情况煤炭部都及时向党中央、国务院反映了。中央组织部也很焦急,当时的中央组织部部长宋任穷同志亲自主持会议,找河北省的领导同志和我共同商量调整开滦矿务局领导班子的问题。后来,领导班子调整了,局长、党委书记都调换了。

在该局新班子上任的时候,煤炭部党组特别找大家谈心,希望新班子向前看,不要再纠缠过去的问题,对于在“文化大革命”中有错误的人,不要处理过多,要团结大多数,共同把开滦工作搞好。但由于积怨太深,这个问题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一提起开滦过去的功过是非,自然就涉及到产量翻番问题,而且是个焦点问题。在煤炭部内,一部分人回避这个问题,但也有人不断提出这个问题,支持开滦部分否定翻番的人的意见。于是,一部分同志在开滦搞起批“翻番”活动,不但见诸口头,也见诸矿区报纸,最尖锐的意见是:翻番适应了“四人帮”的政治需要。翻番是10万职工干的,大家自然不能接受这种观点,所以又掀起了派性纠纷。这样下去,开滦工作是要搞乱的。煤炭部党组的同志对翻番看法也不一致,有的肯定有的否定。特别是和当时在开滦工作过的领导人联系起来,意见就更难统一了。

我对开滦翻番有自己明确的看法。我认为,只要不是弄虚作假,应当充分肯定。为此,我委托贺秉章同志核实翻番的产量。他找了开滦的技术人员进行了解。核实的结果是,翻番的产量是真实的,没有弄虚作假。这样,我心中就有数了。我在部党组会上,亮出了自己的观点,大多数同意我的观点,也有保留的。国务院领导同志看了煤炭部的报告,了解到有人批翻番问题,姚依林同志专门作了批示,不要批翻番。

既然部党组大多数同志有了一个明确的观点,国务院领导又有批示,部党组就对开滦翻番作了一个决定,我在一次会议上的报告中,专门讲了一段话,这段话是:

这里要讲一讲开滦矿务局的10万职工在“四人帮”严重破坏、一些大矿被迫停产的紧急关头,他们闹翻番,1974年生产了2300多万吨煤,1975年生产了2563万吨煤,两年中把4860万吨煤送到全国各地,使许多工厂没有全部瘫痪,许多城市居民生活未受影响。我们可以想一想,如果开滦职工顶不住,也停了产,全国工业交通和城市人民生活的情景会怎么样?那是不堪设想的。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开滦遭受严重破坏,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怀下,在全国四面八方的支援下,开滦广大职工排除万难,迅速恢复了生产,成绩是巨大的。开滦的贡献不是哪一个人的,是党领导下10万开滦职工创造的英雄业绩,也是解放以来开滦工作积累的结果。这是必须充分肯定的。当然,那时开滦不是没有“四人帮”的流毒和影响,工作不是没有缺点,对这些,广大职工是没有责任的。肯定开滦广大职工的成绩,同时看到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全面公正地评价那一时期的工作,并坚决、稳妥地纠正过去工作中的缺点、错误,使开滦更健康、更迅速地发展,使开滦这面红旗更加鲜艳,这是部党组和机关、院所同志们共同要做的事情。

这段简单的讲话,充分肯定了翻番的成绩,纠正了否定开滦翻番的片面的错误的观点,又指出翻番不是哪一个人的功劳,是全体职工创造的,消除有人把翻番看成是自己的功劳,以功臣自居的思想包袱。这种评价是为了平息两派尖锐对立的情绪。报告中指出开滦创造的成绩是过去工作积累的结果,不能否定过去,也是为了纠正一部分人否定开滦过去工作的片面观点。同时,指出开滦也有“四人帮”的流毒和影响,工作中也有缺点错误,承认这个事实,也是为了达到消除派性这个目的。

会后,部党组专门找了开滦党委开会,传达部党组的决定,要求他们制止批翻番的活动。他们口头上答应了,但没有完全解决问题,批翻番仍在进行,只是不那么激烈了。因为国务院很关心开滦批翻番的问题,为此,我于1980年12月22日专门写了报告,说明部党组对开滦翻番的结论性意见和采取的措施,国务院同意煤炭部党组的意见和采取的措施。

后来,我又在开滦矿务局整党动员大会上,更详细地讲了开滦翻番的问题,广大职工以热烈的掌声表示赞成煤炭部党组的意见。从此,所谓翻番的争论,作为一段历史结束了,开滦内部和煤炭部内部安静多了。

(摘自原煤炭工业部部长、党组书记高杨文《我当“煤黑子”的头儿》,略有删改)

 
 
版权所有:开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冀ICP备05011301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2020200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