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民微博 微信公众平台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旧开滦的经理层设置及任职(一)
  所属栏目:开滦历史 2016-02-23 浏览次数:1011

旧开滦的经理层设置及任职(一)

 

解放前的开滦煤矿俗称旧开滦,有两个前身:开平公司和滦州公司。开平公司的前身是晚清洋务运动的著名煤炭企业——开平矿务局,成立于1878年,1900年被英人骗占,改名为“开平矿务有限公司”(ChineseEngineering & Mining Company Limited)。由于历史上有两个以“开平”命名的公司,后人有时也把“开平矿务局”叫做“开平公司”,或“老开平公司”。滦州公司成立于1908年5月。

开平、滦州两家公司于1912年7月联合经营,成立开滦矿务总局,“开滦”的说法即源于此。

在《开滦煤矿志》等史志著作中,对旧开滦的历史有较为详实的介绍,但是关于经理层人员任职情况的记载却稍有欠缺。笔者对散存于开滦档案资料中的相关信息进行了梳理,现整理如下,以便查考。

一、开平矿务局时期

1877年9月,李鸿章委派唐廷枢筹办开平矿务,丁寿昌、黎兆棠“妥筹会办”。1878年7月,开平矿务局成立。作为第一家“官督商办”制煤炭企业,开平矿务局按照清末的企业惯例设置了“总办、会办”等职位。其中,设总办1人,会办1-3人。1898年(清光绪二十四年)起又设立“督办”职位,由1名政府官员担任。按照现在的理解,“督办”相当于企业的董事长,“总办”相当于公司总经理,“会办”相当于常务副总或副总经理。开平矿务局经营20余年,有1名督办、2名总办、9名会办。其中一人是代理总办,多人为交叉任职。

(一)总办、督办

1. 首任总办——唐廷枢(1878—1892年)

唐廷枢是清末洋务运动时期著名的“四大买办”之一,经商成名后获得“福建候补道”的官职,并得到李鸿章的赏识和器重。他担任上海招商局总办多年,参与了开平矿务局的前期筹建、集股招商和早期经营。1878年7月起,他兼任开平矿务局总办。1885年12月开始,“专职总办开平矿务”,直至1892年10月7日病逝。唐廷枢在开平矿务局任职长达14年,期间,开平矿务局经营规模和范围不断扩大,成为清末最著名的煤炭企业,唐廷枢本人也完成了由洋买办到实业家的角色转换,他因开平煤矿的出色经营而被后人铭记。

2. 第二任总办、首任督办——张翼

张翼是唯一担任开平矿务局总办、督办两个职位的清朝官员。他先后担任江苏候补道台、四品京堂候补,内阁大学士,礼部、工部侍郎,路矿总局大臣等职务。1891年8月,张翼进入开平矿务局管理层,担任“会办”一职。次年10月,他接替病逝的唐廷枢,任开平矿务局总办,1898年11月19日,张翼被任命为直隶及热河矿务督办、清关内外铁路帮办,同时兼任开平矿务局督办。1899年1月,他不再担任开平矿务局总办职务。

据《帝国主义与开滦煤矿》(魏子初编,1954年1月出版)一书记载,张翼拥有开平矿务局股份3000股,合30万两白银,称得上是开平矿务局的大股东。他升任督办一职后,虽然开平矿务局日常管理交由总办管理,但他作为官方的代表,既可以对开平矿务局经营管理实施监督,又拥有开平矿务局事务的最终决断权。他听从其顾问德璀琳(德国人,大清天津海关税务司,会办开平矿务)的建议,向英国墨林公司、外资德华银行借下巨额贷款。1900年“庚子之乱”期间,他以“中外合办、保护矿权”等名义,授权德璀琳与英商签订契约,又以直隶及热河矿务督办和开平矿务局督办的身份,签署“移交约”和“副约”,导致开平矿权落入外国资本家手中。

开平公司注册成立后,设在伦敦的公司董事会于1901年2月向天津派驻了新总办,接收原开平矿务局资产和经营管理权。开平公司许诺保留张翼的在华督办职位,但实际上,他对开平产业已没有实际的控制权。他委派德璀琳与英方交涉,想以“副约”为依据,参与开平公司事务的管理,但是根本没有得到开平公司伦敦董事会认可,开平公司的经营管理权牢牢掌握在外国总经理手中。张翼以自己是清朝官员为由,没有接受开平公司驻华督办一职。但他却在1902年7月,以“开平矿务有限公司”督办名义发布《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广告》,并且向朝廷隐瞒“出卖矿产”的事实。1903年初,张翼的“卖矿”行为被《中外日报》公之于众。1903年3月至11月间,北洋大臣、直隶总督袁世凯两次参奏张翼。1903年12月14日,清廷批复将张翼革职。

3. 第三任总办——周学熙(1899—1901年)

周学熙,字缉之,号止庵,是中国近代著名的实业家。在他三十多年的实业生涯中,有过短暂的在开平矿务局任职的经历。1897年(清光绪二十三年),周学熙致函张翼,想借助周家儿女亲家张翼的关系,谋求在开平矿务局任职。农历七月,他担任了开平矿务局董事、上海分局监察(也有资料称开平矿务局上海售煤处主任)。次年农历九月,经张翼举荐,周担任了开平矿务局会办。1899年1月,时任直隶总督裕禄发布命令,周学熙接替张翼出任开平矿务局总办。

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正值农历庚子年,八国联军入侵中国,6月间进攻天津,并陆续控制了开平矿务局位于唐山、林西等地的产业。1900年6月23日,由唐绍仪(时任天津海关道)等人作证,周学熙以开平矿务局总办名义,与督办张翼共同在授权德璀琳“保护矿产”的手据上签字画押,委派其“为公司(即开平矿务局)经纪产业综理事宜之总办”。此后,在《卖约》、《移交约》、《副约》商议签订的过程中,总办周学熙因病没有参与其中。滦矿档案16-8号卷记载:“……先期到津议约之时,电召总办周升道学熙、会办杨道善庆、帮办吴仰曾、董事陈荣贵均已前来,惟周升道因感冒未到,先期函请周升藩司馥将商办条约情形代禀……。”

在上述三个契约上,没有周学熙的签字。周学熙1932年所撰《周止庵自叙年谱》中谈到了这段历史。现摘录如下:“是年(1900年),开平矿局由张燕谋(即张翼)督办,派德璀琳与胡华订中英合办契约……张之原意,因乱欲保此产,不料为人所愚,堕入外人并吞之计,……订立时,余坚不签字,遂辞去总办,与矿局脱离关系……”

如果以上说法属实,按照《移交约》、《副约》的签署时间(1901年2月19日)推算,周学熙离任时间大约在清光绪二十六年年底(1901年2月上旬左右)。

4. “代理”总办——德璀琳(1900—1901年)

德璀琳是清末正式任命的为数不多的外籍官员。他在大清海关任职多年,与晚清重臣李鸿章关系密切,经常替李鸿章处理工商企业涉外方面的事务,深得李鸿章信任。据相关档案资料记载,1895年,时任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邀请在天津海关任职的德璀琳“会办开平矿务局事务”。德璀琳在开平矿务局扮演的是“顾问”一类的角色。虽然没有实职,但他亲身参与了开平矿务局的重大事务。1898年,他联系英商墨林公司办理秦皇岛借款,开平矿务局由此欠下巨额债务。1900年“庚子之乱”期间,德璀琳凭借一纸“保护矿产”的手据,以开平矿务局总办名义签订了《卖约》。1901年2月,他与督办张翼在《移交约》和《副约》上签字,以“中外合办”之名将开平矿务局卖给了外国资本家。

在开平矿务局财产“盗卖”和移交的过程中,德璀琳是见证人和“亲历者”。他作为全权处理开平矿务局事务的“总办”,在这次“交易”中获益不菲。他不但从英商墨林手中获取了数万英镑股份,还担任了开平公司中方董事部主席一职。

自1901年2月起,德璀琳的总办职位已名存实亡。在开平矿务局资产移交过程中,他却迟迟不愿交出权力,经常以中方董事部主席的名义介入开平事务。在开滦英文档案资料中,有一些德璀琳与英方关于开平矿务局移交交涉的记载。张翼、德璀琳害怕失去对公司资产的控制权,全权负责移交事宜的德璀琳在移交细节问题上与新总办争议不断。双方先是签署了《开平公司试办章程》,但没有具体实施。又经过数月的“拉锯战”,德璀琳在4月底交出了财权。开平矿务局管理权最终经德璀琳之手交出,成为由外籍总经理控制的开平公司。

德璀琳是开平矿务局的最后一位总办,但他的任命并没有官方的正式批复或认可。按照惯例,开平矿务局总办一职需要由北洋通商大臣及直隶总督发文任命,但德璀琳却仅凭张翼和周学熙的授权手据,就获得了总办的职权,不符合清末官员任命的程序。

(二)会办

据档案记载,自1876年李鸿章委派唐廷枢筹办开平矿务局,到1900年开平矿务局被“盗卖”,有10位官员先后担任开平矿务局会办。他们是:丁寿昌、黎兆棠、郑藻如、吴炽昌、徐润、张翼、陈善言、德璀琳、周学熙、杨善庆。其中,丁寿昌、黎兆棠为筹办时期的“会办”,德璀琳是“行会办之事”,不担任实际职务。其他7人或是由直隶总督直接委派,或是由他人举荐,矿务局总办向总督提出申请后,由总督批复(具体任职情况见表1)。

唐廷枢任总办期间,经常有两位会办帮助其处理矿局事务,最多时有三名。张翼接任总办后,开平矿务局经理层一度多达4人(总办1人,会办3人)。周学熙接任总办时,担任会办的只有杨善庆1人。

关于杨善庆(杨积堂),有些资料称其曾担任开平矿务局总办,这种说法有待商榷。笔者在“开平矿务局1888-1899帐略”中查询了总办、会办的签名落款,没有找到他担任总办的记载。另据滦矿档案记载,1901年开平资产移交后,杨善庆的职务为“总办开平矿务兼督理唐山保甲煤税事宜候补道”,应理解为“负责处理开平事务和唐山地区警务、煤炭税收的道台”。1902年的开滦档案资料中,虽有过“开平矿务局总办杨道(指杨善庆)”的说法,但此时“开平矿务局”已不复存在,新的“开平公司”总办一职已经由外国人担任。因此,杨善庆任开平矿务局总办的说法不属实。

 
 
版权所有:开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冀ICP备05011301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2020200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