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民微博 微信公众平台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1991年朱镕基视察开滦
  所属栏目:开滦历史 2016-08-24 浏览次数:5911

1991年朱镕基视察开滦

 

  1991年9月,国务院副总理朱基同志受李鹏总理的委托,带领国务院有关部委领导同志到开滦现场办公。这次现场办公是开滦改革与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影响深远,令人难以忘怀。

  从1985年至1990年朱基来开滦现场办公的煤炭六 年总承包期间,开滦经济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1986年企业开始出现亏损。此后,亏损额急剧递增,1990年亏损达到2.97亿元,成为行业亏损的首户。企业流动资金极度紧张,经济运行到了无法维持的地步。开滦问题引起了多方面的关注与同情。

  1991年4月唐山市委政研室主任刘俊增等同志经过在开滦调研写出了一份调查报告,提出在国民经济中有着特殊地位的开滦煤矿,陷入了特殊困境,亟需国家尽快给予特殊的扶持。此报告经当时唐山市委秘书长梁志忠、市委书记陈立友审查后上报。

  根据唐山市委这个报告,新华社驻唐记者郑战国、王玉娟改写了一个“内参”,题为:《开滦矿务局生产经营陷入困境,唐山市呼吁给予支持》,1991年6月6日新华社《国内动态清样》刊登。

  中国工业经济协会会长吕东同志看到新华社的“内参”,几天后到天津调查时找开滦提供有关情况。徐冀局长指派副局长孙恪谨、总经济师贾燕杰、经营办主任郑锦铨马上赶赴天津向吕东同志作了汇报。吕东同志和开滦同志一起研究了搞活开滦的意见。1991年6月22日,在《工业经济内参》发表了经吕东同志审定的《开滦的困境及搞活开滦的意见》。这个“意见”提出,造成开滦严重困难局面,除矿井条件不好以外,主要是经济体制问题。就是说,国家对开滦仍保持着产品经济的管理模式,但开滦面对的是商品经济的市场。这个“意见”提出的解决方案是:三年把开滦煤价放开,三年取消亏损补贴。

  1991年7月19日薄一波同志对《工业经济内参》这篇文章作了批示:“吕东同志:我基本同意《搞活开滦的意见》,现在解决大中型企业困难,全面开花,似亦不可能。但集中力量(主要从政策上)解决若干个,还是有可能的。请考虑:可否把开滦问题当成一个大问题,先解决一下。建议把这个《意见》稍加整理写出报告,请邹、朱副总理并李鹏总理批示,最好能从有关方面抽出几个人来专管此事(组成小组)直到情况好转为止。你看如何?”

  7月23日,吕东同志按薄一波同志批示向李鹏总理,邹家华、朱副总理写出了报告。

  7月29日,李鹏总理批示:“仲藜、毅诚同志:我原则同意对开滦实行扶植政策。但开滦煤价放开后必然影响钢和电及其他一些行业,也会在煤炭行业引起连锁反应。焦煤价完全放开(是紧俏商品)也不合适,至少要实行指导性价格。对开滦实行扶植政策后,几年后就会有一个实行什么样的税收和分配制度的问题。因此扶植政策宜先定一个年限,企业进入正常后要实行国家统一税收制度,此事请刘仲藜同志组织能源、钢铁、物价、财税等部门研究提出一个方案,由能源部写出报告,报请朱镕基同志审查,必要时在总理办公会议上通过后由能源部执行。为避免连锁反应,可考虑开滦实行计划单列,但仍由中煤公司管理。”

  7月31日,国务院副秘书长刘仲藜同志批示:“黄毅诚部长:此件转请你阅示。建议能源部、中煤总公司按李鹏总理批示精神,先提出一个方案,然后我们再请有关部门一起进行研究。”

  8月2日,能源部部长黄毅诚同志批示:“请经调司研究提出一个可行方案供部办公会讨论,可听听中统和开滦的意见。”

  8月3日,中国统配煤矿总公司总经理胡富国主持召开总公司经理办公会议,研究扶植开滦的政策。徐冀局长作了汇报。会议提出的方案是开滦的精煤放开,实行“定向、定量、不定价”,再通过其他渠道解决技术改造和大宗村镇搬迁费用。

  8月9日、19日能源部黄毅诚部长先后两次召开会议,研究扶植开滦的方案。徐冀局长和开滦有关人员参加。研究结果,提出了这样一个方案:精煤实行“定向、定量 、不 定价 ”,原混煤维持现行政策 ,企业做到收支平衡 。保留现有二亿元亏损补贴,作为补充维简费的不足 。按照这个 基础调子,8月6日在朱基同志听统配总公司工作汇报时,胡富国总经理汇报了解决开滦问题的方案。8月24日能源部正式向国务院提出扶植开滦的报告。

  在能源部报国务院文件上,8月24日黄毅诚部长批示:“仲藜同志:关于对开滦煤矿的经济状况,采取一些扶植措施,使其能保持正常生产,我们经过几次讨论,现已提出一个方案,送上请审查,下一步还需我们做什么事,请示。”

  朱同志8月23日先是在《工业经济内参》上批示:“请生产办准备意见,准备去开滦一次。”8月27日在能源部报国务院文件上又一次批示:“仲藜同志是否先将李鹏同志批示能源部意见印送财政、物价、冶金、电力部门和生产办征求意见,然后于9月5日左右一起去开滦调查研究。”

  8月28日刘仲藜同志批示:“请秘书局按朱镕基同志批示办。”

  炎热的8月,解决开滦问题的方案在紧张地谋划之中。为了向国务院各部委领导汇报开滦的情况,提供所需的资料数据,徐冀局长、贾燕杰总经济师、笪政远书记,以及有关部门的领导这个月八进北京。在此期间河北省陈立友、宋淑华等领导也非常关注开滦问题的解决,多次听了开滦的汇报。

  1991年9月6日下午5时,朱同志带领国家计委、国务院生产办公室、财政部、能源部、冶金部、国家物价局、统配煤矿总公司等国家部委领导刘仲藜、石万鹏、屠竹鸣、胡富国、徐大铨、邵茂夫、陈月明、朱登山、高峰、李学圣一行16人来到开滦。下车后就上开滦招待所副三楼会议室,随即开会听徐冀局长的汇报。参加会议的还有省、市领导陈立友、许世亮、郑宝林、么金铎等同志。9月7日上午继续在副三楼会议室边了解情况,边讨论对开滦的扶植政策。下午朱基同志一行人视察了钱家营矿主井绞车房和唐山矿3652综采工作面。9月8日上午开始讨论修改这次现场办公会议纪要。

  会议定下的《纪要》对开滦的扶植政策主要有3条:(1)洗精煤由指令性价格转为指导性价格,分步实施,三年到位。第一步,1992年每吨洗精煤提价50元;第二步,1993年、1994年每年每吨再提20元。为了解决维简资金不足,1995年、1996年每吨精煤还可以再提价20元。(2)同意开滦吨煤维简费提取标准在现有基础上增提11元,资金来源由保留给开滦的2亿元中央财政补贴解决。(3)同意给开滦贴息贷款,用于技术改造。

  给了这些政策,要求把开滦救活。正如朱同志说的:“在你这里创造一个搞活的经验。”这些政策在当时煤炭行业来说是十分优惠的。但是随着国家对煤炭行业“三年(从1993年起)放开煤价,三年取消补贴”这个大政策的实行,现场办公会决定对开滦实行的扶植政策也就随之消失了。尽管如此,现场办公会最深刻的意义在于,把开滦推向市场,使开滦经济运行从计划经济的轨道转向市场经济的轨道。这就是搞活开滦的真谛。

  按照现场办公会的要求,以及朱总理一再强调的“练好内功”的指示精神,开滦局领导班子统一思想,下决心推进改革,转换企业经营机制,使之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一是改变高度集中的计划管理模式,对二级单位实行模拟法人运转;二是改变内部经济运行的方式,通过效益承包、切块经营,把市场经济运行的机制引入企业内部管理,模拟市场运行;三是改变企业组织结构,实行煤与非煤分离;四是改变劳动工资管理方式,实行劳动力市场化、固定工劳务化、工资档案化,推进三项制度改革。通过全局上下的共同努力,开滦很快出现了转机。1994年全局实现了扭亏为盈,结束了长达8年的亏损历史。五年来开滦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煤产量由1991年1725万吨,1996年达到1864万吨,增加了139万吨;五年维简资金投入,现场办公会议要求不少于14亿元,实际达到18亿元,比上一轮承包期年平均提高一倍多。上缴国家的税金由1991年的3238万元,提高到1996年的2.3亿元,提高了6倍。职工人均年收入1996年达到8000元,比1991年的3387元增加了4613元。扣除物价指数,平均年增长4%。当朱得知开滦1994年实现扭亏为盈时,于1995年2月25日在开滦的报告上欣然批示:“开滦扭亏有成绩,向徐冀同志并请代向全体职工表示感谢。”2000年2月,朱总理到唐山视察,十分关注开滦,听了开滦集团公司董事长杨中同志的汇报,又一次问候徐冀同志和开滦职工,希望开滦进一步加强企业管理工作,使开滦越办越好,取得更大的成绩。

   (开滦档案馆)

 

 
 
版权所有:开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冀ICP备05011301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2020200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