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民微博 微信公众平台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1949年刘少奇在开滦
  所属栏目:开滦历史 2016-07-12 浏览次数:6247

1949年刘少奇在开滦

 

(一)

 

1949年5月7日至10日,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刘少奇同志专程到唐山解决开滦煤矿问题。

1949年春,刚刚解放的唐山,百废待兴。开滦这座被帝国主义资本家统治了近半个世纪的矿山也是矛盾重重,问题成堆。开滦是闻名中外的大型煤矿。至解放时,开滦矿务局是中英合办的形式,涉及到外资。如何对待开滦这样的特殊企业,中外各方都在注视着。处理得好与坏,都会产生重大的影响。自唐山解放五个多月来,驻开滦的军代表按照上级的指示认真履行监督资方生产的职责。但资方对企业经营有顾虑,抱消极态度,对生产无长远打算。早在唐山解放前夕,英国资本家就将一部分人员撤离矿区,将一批重要生产物资、器材转移到上海,使生产陷于停滞状态。国民党军队在逃跑时,将唐山、秦皇岛间的滦河大桥炸断,使矿区生产的煤炭无法运到秦皇岛码头,使进口的面粉和东北的窑柱也运不进矿区。为此,资方接连向政府发函,要求停产。1949年2月12日,开滦两总经理又致函毛主席及华北人民政府董必武主席称“开滦煤矿已濒将破产”,提出大宗借款,铁路尽先运煤和暂时减产三项要求。另外,资本家借口煤炭销不出去,拖欠工人工资达四个月之久,使工人的生活受到严重威胁。

中央对开滦问题十分关注,为了安定局势,保障矿工生活,确定了“维持其开工,维持职工生活”的方针,采取了一面监督,一面扶植的政策。毛泽东主席曾经批签过关于请示开滦煤外销的报告。1949年2月20 日,中共中央又专门发出了《关于开滦问题给华北局的指示》。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政府有关部门采取了贷款、以物换煤等扶植政策,但开滦的困难局面仍未能根本改观。

 

(二)

 

刘少奇在天津视察期间,已经开始着手解决开滦问题了。5月5日,正在天津视察的刘少奇同志挤出时间接见了开滦矿务局中方总经理余明德、英方总经理裴利耶(当时开滦总局设在天津)。这次接见是根据天津市工商联人士李烛尘先生的反映安排的。事先,李烛尘对刘少奇说,开滦生产有困难,英国人对经营有顾虑,希望能与英人见一见。

在天津市人民政府市长办公室,刘少奇接见了开滦两总经理余明德、裴利耶,一起参加接见的还有黄敬、李烛尘、李之楠等。

对这两位不同国籍的总经理,刘少奇事先了解了一些情况。中方总经理余明德,安徽人,唐山交通大学毕业。从1934年开始先后任过开滦天津销售处经理、营业部长、总务部长。他是在前任中方总经理于解放前夕逃跑后,被滦州公司董事部推选出任中方总经理的。英方总经理裴利耶,这位巴西出生的英国人,毕业于剑桥大学历史系,还曾当过英国皇家空军的中尉飞行员。从1921年开始就成为开滦矿务局的雇员,先后任过开滦天津营业部主任、总务部长、代理矿区主管、代理总经理等职,是一位非常熟悉开滦情况的外国人。半月之前,这两位作为开滦资方代表,曾经在北平参加过由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长姚依林主持的劳资谈判,并在会上表示要搞好生产,发还所欠职工工资。但对共产党的政策还抱有顾虑。

刘少奇面对着这两位心怀疑虑的开滦资方头面人物,很明确地对他们说:共产党保护外侨财产和外侨投资。我们主要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内外交流,你们不要害怕,我们欢迎你们英国人到中国投资,保证你们的资金安全。

余明德、裴利耶向刘少奇详细陈述了开滦的困难和需要,他们提出,解决开滦的困难,当前急需政府的多方援助,特别是车皮、坑木、粮食、贷款、煤炭售价等方面更依赖于政府的帮助。

刘少奇听了资方关于开滦情况的介绍后,欢迎他们关于发展生产的想法,表示原则同意帮助他们解决粮食、坑木等问题,对于车皮、贷款等,需到矿区调查之后再做结论。刘少奇还告诉他们,他将于近日亲自去开滦矿区,实地了解那里的生产状况和工人生活情况。

 

(三)

 

5月7日下午,刘少奇乘车到达唐山,当晚就听取军代表王林、王涛江关于开滦情况的汇报。

他们向刘少奇详细汇报了进驻开滦后,代表政府对资方进行监督生产的情况。当讲到矿区主管、英国人寇如祥曾向军代表试探政府是否接收开滦,何时接收,并提出了停产的无理要求被军代表断然拒绝时,刘少奇听到这里,点头赞许,说:“对,就是要拒绝他这个无理要求。刚刚开过的七届二中全会指出,在城市工作中,党的中心任务就是恢复和发展生产。开滦这个企业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企业,为了国家,为了工人的生活,必须坚持生产。这一点也务必向工人讲清楚,这不是为中外资本家生产,而是为自己的国家生产,只有坚持生产,才会对人民有利。”

刘少奇问:“你们进矿后,工人情绪怎么样?生活怎么样?”

“工人情绪还可以,但由于资方长期拖欠职工工资,工人生活极度恶化,很多工人饿着肚子下井,以致晕倒在井下,使得生产每况愈下。”

刘少奇听到这里,说:“这不行!要督促资本家想办法给工人开工资,要解决工人生活的问题。”

突然,他又问:“你们军代表吃些什么?”

军代表如实答道:“我们一天吃三顿高梁米饭,早晚吃高梁米稀饭就咸菜,中午高梁米干饭就白菜。”

“这很好!军代表吃这个,工人就和我们一条心,群众就会拥护我们。”刘少奇同志严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刘少奇听完王林、王涛江关于开滦情况的全面汇报后,当即作了很重要的指示:

第一,依靠工人阶级办好开滦,要监督资方按时给工人开支。同时,又要向工人讲清楚我们的困难,发动工人同我们一道克服和战胜困难。

第二,对待中外资本家要讲究策略。

第三,开滦的企业性质发生了变化,解放后的开滦,已不复是英帝国主义控制下的开滦,帝国主义在华的特权已经被剥夺,开滦不同于一般的私营企业,而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企业。军代表要对开滦实行监督生产。要置开滦于国家监督之下,开滦的生产计划、产品分配、价格政策、材料供应要遵循国家方针办事。总之,要推动资本家生产。只有维持生产,开滦五万职工的生活才有保障。

为了帮助开滦迅速恢复和发展生产,刘少奇同志还指示华北贸易公司,每月以相当于十五万袋面粉换取矿务局的煤炭,用以维持职工生活。中国人民银行向开滦贷款,以支付资方长期拖欠的职工工资。政府还采取了以现款购煤,以杂粮、坑木换煤等各种措施,帮助开滦迅速恢复和发展生产。此举很快稳定了人心和局势。

 

(四)

 

5月8日,刘少奇到唐山的第二天,便邀请各矿工人代表来座谈,唐山矿刘永禄等四名老工人在军代表杨展、经纬陪同下参加了座谈会。

座谈中,杨展和经纬把他们进矿后对包工大柜的调查分析向刘少奇同志做了介绍。包工大柜,是开滦煤矿带有封建剥削色彩的包工组织,光唐山矿较大的包工就有九个。有的包工大柜还与国民党特务勾结在一起,打骂残害工人;他们还收买工程技术人员,假填图纸,破坏资源;他们利用各种手段对工人残酷剥削,工人对他们恨之入骨。解放前,工人许多次罢工都是以反对包工大柜为重要内容的。当刘少奇了解到工人群众最强烈的呼声是要求取消包工大柜,取消中间剥削时,点头称是。并对成立工人自包生产合作社代替包工大柜的做法,表示赞同。他还介绍了过去在安源领导工人开展罢工斗争,工人自发组织自包生产合作社代替封建把头的经验。他说,自包生产合作社是工人和矿方之间的枢纽和桥梁,可以调整劳资关系。原有资方给包工大柜的好处,同样给予生产合作社。他要求唐山矿先搞一个成立自包生产合作社的初步方案,广泛征求工人意见,在大多数工人赞成后再拿来试行推广。他对四位老工人说:“开滦的事情,横竖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你们自己拿主意才是。你们组织起来以后,要努力排除生产上的障碍,推动资本家维持生产,无论如何要把开滦的事情办好才行。”

不久,开滦党委就展开了取消包工大柜的工作。四个月后,开滦矿的三十六个井下包工大柜全部被取消,并成立了工人自包生产合作社。

 

(五)

 

   在开滦视察期间,刘少奇同志还解决了如何对待开滦旧职员的问题。开滦矿区有许多做技术工作、管理工作的高级职员和中级职员。解放以后,开滦的中下级职员热情很高,但有些高级、中级职员瞧不起共产党。一部分人不相信共产党能办好工业,管好城市,还有一部分人对共产党既害怕又抵触。另外,职员的薪金较高,高级职员比工人高二十倍,中级职员高八倍。因此,工人对职员怀有成见,认为他们属于剥削阶级。

为解决这一问题,刘少奇首先做军代表的思想工作,使大家克服“左”的认识。他说:“职员待遇虽高,也是靠薪金生活,他们是脑力劳动者,因此他们也是工人阶级一部分。对于高、中级职员加入工会,如果工人有意见,要向工人做工作。要团结他们一道发展建设开滦”。

在冀东区党委扩大干部会上,刘少奇再次深入地讲了职员问题。他说:“职员也是劳动者,是工人阶级一部分,是革命队伍先锋之一。但也要看到他们思想上有不少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观点,要进行思想教育。”

刘少奇既强调对职员的团结使用,也注意对他们的思想改造,教育他们改正崇拜洋人、轻视体力劳动者的错误思想。针对开滦使用英文而不用中文的问题,刘少奇找来了军代表和有关的高级职员,提出了矿区行文英文改中文的问题。他激动地说:“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为什么不准使用中国语言!民族自尊心哪里去了?煤矿是在中国土地上开设的,要使用中文,不能使多数中国人服从少数外国人。”随后不久,矿区行文由英文改中文。刘少奇关于职员问题的指示,促进了职工队伍的团结,对于调动脑力劳动者的积极性是有很大作用的,许多在旧开滦工作过的职员经过党的教育,思想觉悟提高很快,有的还加入了党的组织,担任了很重要的领导工作,在开滦的发展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六)

 

5月10日,刘少奇到当时远东最大的洗煤厂林西矿视察。他仔细察看了洗煤厂的设备,很有兴致地询问了煤质情况,询问成本怎样?洗出的煤能炼什么钢?洗剩下的东西能不能利用?林西矿军代表刘辉同志一一作了回答。

随后,刘少奇又来到电厂、灯房、绞车房和四号井天桥。望着那飞转的天轮,他关切地问:“井下出这么多煤,通风情况怎样?井下有多少头骡子运煤?”

刘辉回答说,井下有三百多头骡子从事运输。

刘少奇说:“井下一头骡子需要的氧气,相当于六个工人所需要的氧气。要设法改善运输条件,改善通风,让井下工人呼吸到新鲜空气,喝到洁净的开水。”   他在井口天桥还和围拢过来的矿工们亲切握手,关心地询问他们工作和生活情况。矿工们无拘无束地对答着刘少奇同志的问话,心里暖烘烘的。

在林西矿,刘少奇还巧遇工程师胡嗣鸿,当刘少奇正在视察时,胡嗣鸿走过来,对他说:“我认识你!

“在哪儿?”

“在安源,你搞工会工作,我当技术员。”

“噢!你好啊!你现在干什么工作?”

“我干技术管理工作。”

“好啊,搞建设离不开科学技术,眼下要把开滦煤矿管好,你们工程技术人员要很好地发挥作用。”

“煤矿是资本家的。”

“煤矿生产发展了,对国家、对社会主义也有好处嘛!

刘少奇同志和胡嗣鸿的对话,使在场的军代表和工程技人员进一步理解了要认真恢复和组织生产的重要意义。

刘少奇同志关于如何恢复和发展开滦的指示,犹如指路明灯一般照亮了开滦前进的方向。开滦党委、军代表认真贯彻刘少奇同志的指示,在特殊的困难时期,维持矿区生产,维持职工生活,并使开滦有了逐步改造和发展。1952年5月,人民政府正式宣布代管开滦,矿山终于回到人民手中。

(杨磊)

 
 
版权所有:开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冀ICP备05011301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20202000266